>

二〇一五青云山登上顶峰全程最详尽细节贴,轻

- 编辑:必赢网官方网址 -

二〇一五青云山登上顶峰全程最详尽细节贴,轻

第一次听说清凉峰是在2003年,当时公司代理百事可乐的公关活动,其中有一项就是穿越徽杭古道。直到07年才第一次真正接触户外,参加了上海三夫组织的徽杭古道徽进杭出的对穿;然后公司10周年年会,在我的怂恿下,老板同意了常规年会后的全公司户外拓展,同样是我比较熟悉的徽杭古道(安徽绩溪鱼川进,宿下雪堂徽杭之家,走班肩坞,包车从障山大峡谷出)。09年的时候再次参加三夫的团队,试图重装攀登清凉峰。当时计划从银龙坞出发,经西岙登顶,但是由于出发之前数年没有锻炼,体能还及不上07年穿越徽杭的时候。开始上升后不到半小时,就支持不住了,背个40斤的包和徒手攀登真不是一个概念啊,呵呵。为了不拖累大家,和领队商量后,决定独自下撤。当天就坐车经过昌化回到杭州西站,第一次入住了龙禧滨江福朋喜来登(之后这家酒店成为我在杭州的大本营,入住15次以上)。下山前,某位山友在耳边飘过一句“这个人是意志垮掉了”,久久在耳畔回响。

缘起

08:28顾忠苗来电:我是02省道昌化过去10公里处的春运检查站(由交警、公安、农机站组成)。1月10日,有四名杭州游客进入临安清凉峰风景区,到山上冬营。那天正好下雨又有大雾,他们迷路了,就留一个人在原地看帐篷,三个人去探路。三个人找到路后,返回去找同伴,那个人却失踪了。

从此,清凉峰成为心中的一个怨念...

工作以来的每一年,都会到浙江安徽两省交界的地方玩。原因没别的,从小在平原长大,从来没有见识过如此秀美的山川,就像生病隔一段时间不吃药就不舒服一样,不能出去接近大自然就会不舒服。

三个人11日晚上下山,他们到检查站来报案。当晚,警察和当地政府组织群众上山找人,到现在还没有消息!

一转眼,2015年了,自己已过而立几近不惑。虽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但我将近20年的自助出行,绝大部分是在海边,不是因为“智”而是因为“懒”。或者说,是因为懒而导致的健康及体能的水平低下(呵呵,说的好婉转啊,死胖子!)由于工作的变化,从年头开始有了更多可以自己支配的时间,加上年头体检的综合报告给我敲响了响亮的警钟,所以身体的锻炼被提到了相当的优先级上。

2010年自己第一次一个人出去玩。走徽杭古道,在驴友的口中听到了这片地区的主峰清凉峰的名头。

昨日下午1点多,救援队伍终于在一个被称做“原始森林”的毛竹林边上的山谷中发现失踪者遗体。

时至3月,朋友相约穿越徽杭古道。由于自驾的缘故,起点和终点都设在了安徽绩溪的鱼川(车子不会自动翻山跟我们去浙江真是硬伤啊!)。15:30正式经过江南第一关饭店上山,18:40到达蓝天凹营地。这次强度不大的穿越,让我重新拾回了对户外的热情,同时也传递了几个清晰的信息:

2011年再走一遍徽杭古道,向安徽那一边的人打探去清凉峰的路线。

山谷至少30米深。

1)重装上升不同于平地的普通有氧锻炼,对于下肢力量及心肺功能要求高出很多;

2012年骑车从附近的太子尖垭口冲到山脚的银龙坞吃午饭,在浙江这边打听到可以去清凉峰。

记者祝清宇10日上午11点多,临安清凉峰,下雨,大雾。不过,恶劣的天气并没能阻挡来自杭州的四名(三男一女)户外登山爱好者的脚步,他们还是努力爬上了白雪皑皑的清凉峰顶。

2)之前的高帮登山鞋不知什么原因变得硌脚,从而导致了2个脚跟都磨出水泡并破裂,影

2013年继续骑车过太子尖垭口,这次还把自行车锁在路边,轻装登上了太子尖山顶,望着群山和云海,不知道哪座才是魂牵梦绕的清凉峰。下山还到银龙坞的那户人家吃饭,并确认可以从银龙坞上山。

傍晚,他们准备下山回到一个叫“野*”的营地。但不幸的是,他们迷路了。其中三人开始探路,一人留在一个有一块特殊石头的地方看护装备。当三位同伴回到分手地点时,留守者却失去了踪影。三名同伴搜寻无果。11日傍晚,他们终于找到一个有手机信号的地方,发出了求救信号。

响了最后阶段的效率,需要重新考虑鞋袜的问题;

然后就数着公司的放假安排表,预估所需要的时间,还要不断的关注当地的天气(下雨天我是不敢去的),终于抓住这次国庆假期错峰成行了。

最靠近清凉峰的村庄是临安市马啸乡的浙川村,从村里爬上清凉峰需要4个小时。

3)徽杭古道沿线物资补充之丰富,已经到了完全可以只带一瓶水一支杖,徒手穿越的地步。

介绍

11日下午5:30,马啸乡政府、清凉峰自然保护区管委会以及当地警方组织干部群众60多人上山,从不同方位进行彻夜搜救。

每隔最多1小时的路程,就有村民摆摊,从黄瓜水果到脉动红牛,或是住宿吃饭,应有

清凉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跨越安徽省东南部歙县、绩溪县,浙江省临安市,总面积11252公顷,主峰为清凉峰,海拔1787.4米,系浙西第一高峰,清凉峰保护区也因此而得名。

临近的清凉峰镇干部群众得到消息之后,又有十来位熟悉地形的人上山参与搜救行动。

尽有。提醒了我,如果岩土补给得当,可以大幅度减少背负物资。

对驴友来说,清凉峰的魅力在于随处可见的美景,和攀登的艰辛。(当然,后来我推断这次走的是最入门的线路)

清凉峰峰顶晚上的温度在零下8摄氏度,能见度不到两米。到昨天天亮,所有搜救人员的头发和山上的树枝一样变成了冰条,但人还是没有找到。

回来以后,增加了爬楼梯作为日常锻炼项目。3分左右完成18楼上升,连续3次。估计多少有些效果。然后就是在5月中看到了三夫召集6月5日-7日的重装清凉峰的行程,经过一段时间的关注,甚至和小沐先进行了直接的联系,咨询了雇用背夫帮我将帐篷等沉重物资背上山顶的事宜,遂决定报名参加。直到出发前1周,才勉强凑齐了成行的最低人数。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气象预报的大雨使结伴参加的4人组合临时退出,行程随之取消。反复思考之后,问小沐要了当地向导的电话,准备自行攀登清凉峰。考虑到自己的体能、技巧的限制,权衡再三,决定采取轻装上山,当天往返不再山顶扎营过夜的做法。

行程

由临安市市委常委、人武部长周宇领导的搜救指挥部决定:队伍分成三支,一支从浙川村上山,向四人分手的地点沿途搜索;另一支从对面山坡上去沿途搜索;还有一支从十八龙潭瀑布自下而上搜索。

洋洋洒洒的序言到此结束,作为未来自己回忆的一点背景材料,下面开始正式的记录。

D1 下班后吃饭洗澡赶往火车站。卧铺到绩溪县,不仅省下了住宿费,而且不管睡哪里都比家里睡得香(什么怪毛病?)。

下午1点多,沿十八龙潭瀑布上山搜救的救援队伍,在一个被称作“原始森林”的毛竹林边上的山谷中发现失踪者的遗体。

清凉峰作为近10年来大热的江浙沪入门线路,登顶成功者不下十万,网上各种游记攻略之丰富,恐怕国内线路也只有太白、四姑娘山、武功山等几个有限的热点地区可以比肩。甚至我觉得绝大多数人应该认为,清凉峰登顶是不需要攻略的——因为太简单了!不过,对别人简单,不等于对我简单。或者说,每个人对线路的难度应当基于自己的能力进行评估和判断。回顾国内的各类户外活动的意外状况,多数是如下几种情况:

D2绩溪县城--徽杭古道--山脚银龙坞

山谷至少30米深,搜救人员无法下去将遇难者遗体弄上来。加上通讯联络不便,他们只能派人下山,向搜救指挥部报告消息。此时是下午4点多。

1)新手在准备非常不充分的情况下,贸然行动-没有向导、GPS和地图导致的迷路、装备或

因为只能从浙江一侧爬山,所以第一天要从安徽穿越到浙江,住到山脚的一个小村里。这路程我差不多3小时就能走完,所以今天可以按照打酱油的节奏走上去。

这位户外运动爱好者29岁,男性,未婚。此前,他曾先后三次到清凉峰参加野营活动。“他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登山了,这次事故纯属意外!”得到消息从杭州赶来连夜参加搜救的陈军说,“他在圈内有不小的声望,本来已经买好去云南的机票,准备去爬哈巴雪山。这次上清凉峰冬营,就是为爬哈巴雪山做准备……”

物资不足或不适应当时当地需求、技术能力或体能不达标超出了自身能力;

早上到达了绩溪县。太熟悉了,每年都来。从火车站磨磨蹭蹭去汽车站,路上还顺便去看了一眼菜市场(什么怪毛病?),竟然没有看到上次一整只猪放在案板上卖的情形,差评。

一个经验丰富,体能良好的登山好手,怎么会跌下山谷身亡?

2)有一定经验的进阶选手高估自己的能力,轻视或忽视潜在威胁而在基本环节处理上出错(05年清凉峰狂风怒海以及大多数的伪高手带队集体遇险);

早饭后爬上了去鱼川村的中巴车,本来这次想从大峡谷去蓝天凹的,可是问过没有车进大峡谷,只能包小面的进去,于是果断第三次走徽杭古道了。一路轻车熟路,走了一多半才想起来,今天只要打酱油就行了,急个什么,于是慢慢走。路上的风景这些年太熟悉了,以至于看到山门才知道快到顶了。

搜救指挥部综合两天的搜救和遗体周围的环境情况,初步估计:雾太大、雨大、地滑,他可能在走动活血时滑倒摔伤,甚至休克,丧失了足够的判断能力;醒来之后,在等不到同伴回来的情况下,又想自救,凭感觉向“野*”营地方向前进,在冰天雪地的黑夜里,走了5公里以上。

3)高手突遭意外而遇难(雪崩或高反后的失能或纯意外)。写到这里,深深为严冬冬、刘喜男、饶剑锋、杨春风、董署明等一班民间登山高手的陨落而惋惜。也为李兰和孙斌那些执着的攀登者深深祝福。

他们说这个是铁掌峰

事实上,遇难者的判断还比较准确———他遇难的地点已经靠近“野*”的营地。

当然,任何事故都是一连串的事件的组合,是多重原因多个失误组合的结果,但是,准备不充分、计划有缺陷肯定最重要的共性原因。

到了蓝天凹跟人打听,这里去清凉峰在野猪堂附近有安徽的林业管理员阻拦,于是果断决定明天一早从浙江上山。

“最大的原因是对天气条件估计不足,最大的教训是无论什么条件下,都不能离开向导!”另一位从杭州赶来参与搜救的户外运动爱好者柴女士说。

所以虽然是1787米的山,我还是做了认真的准备。

从蓝天凹望过去还是这样的重峦叠嶂

清凉峰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童彩亮说,2000年至今,已经有三次类似的游客迷路或被困的情况,但都没有人员伤亡发生。“他们都坚持一条很重要的生存经验———不离开与同伴分手的地点,因为救援队伍只能从分手的地点入手。在原地打转,慢慢运动,这样既不会被冻僵,也能较好地保存体能。”童彩亮说。

1.前期准备

下山就更加轻松了,一边走一边看风景,一点没有自虐的感觉。果然行程安排得轻松,旅行就变成享受。慢慢吞吞的过了几个村子,下午两点就到达了目的地银龙坞,入住,刷微博。

上海一支登山队曾与他们相遇

攻略

山里人家

记者朱小红1月10日至11日,还有一支玩户外运动的人马在攀登清凉峰。他们来自上海,共23人,从人员上看,他们是上海“求索户外”网站的会员。这次活动,他们称之为:“新年新气象,自虐清凉峰”。

在蚂蜂窝、三夫、磨房上搜索了大量的攻略,但是帮助却不大。主要是大家觉得清凉峰太简单啦,完全不需要认路啊。大家的帖子一路上不是拍摄的风景、花草、队员们互相拍摄就是登顶后各种标准像或FB照。说到路线,除了那些走5号线或者南山脊或者溯溪上升的强驴们,大多数人都是走蓝天凹-三岔口-野猪塘-绝望坡-登顶的,都看出老茧来了也没看出个道道。现在安徽方向在野猪塘把守很严格,已经很少有团队走这个线路了,现在上山基本都是从浙江方向进山的吧,起点一般是永来村或者银龙坞。我对着谷歌地球和百度地图也研究了很久,最后总是龙潭大酒店的章老伯给我指了个大概:银龙坞-窑降-清水降-大降-东岙头-清凉峰。地图的清晰程度是:PC Google earth>手机百度地图>iPad百度地图 >PC 百度地图。

D3山脚银龙坞--清凉峰顶--原路返回--杭州--南京

事后,从他们在网站上发表的对此次活动的总结来看,他们和杭州的这四位登山者遇上了同样的情况:阴雨、大雾、大雪、迷路———但从这个论坛上的言语可以看出,不少登山者对清凉峰大雪并不在乎,甚至欢呼雀跃,不少人表示,能在清凉峰上看到雪景是一件幸事。

练习

昨天幸运的在老板家中发现一副登清凉峰的等高线地形图,上面标好了登顶的所有路线,果断拍到相机上。

以下是参加此次登山活动,网友CB写的一篇“本次清凉峰活动检讨”的帖子,发表于昨天下午5:46。CB在这篇帖子里写道:

由于一开始是准备和三夫团队一起重装上山的,虽然决定了需要向导背包,但是帐篷啊之类的装备都很久没有使用了。所以除了体能锻炼和爬楼之外,我乘着有空的几天在家里小区花园以及闵行体育公园里面针对一个人搭建帐篷(LUKE的寄居者II,之前用过几次,整体感觉不错:重量、防风、搭建和空间都不错,性价比高),进行了几次练习。把充气垫、睡袋等装备也一一使用了一下。

这副图才是最重要的

这次“自虐清凉峰”活动,一共23人的队伍,经历了风雨雪的考验,其中21人登顶,最后全部安全返回上海,从结局来看,是件可以高兴的事情。但是途中发生的两次迷路事件,也直接反映出本次活动组织不力和管理不善。作为活动组织者和领队之一的我,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实事求是讲,组织和管理方面的缺陷一直存在,只是以往的活动参加人员较少,遭遇的自然条件也比这次好得多,所以背后的问题可以一直隐藏到今天……

最重要和心里没底的恐怕是鞋子。之前走徽航的高帮徒步鞋磨脚非常厉害,而且使用年限已长,脚跟部位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塌陷(话说当年三夫买的HBN是劣质产品么?还是07年买的时间实在太久?呵呵)反正是扔掉了。目前手里就只有一双哥伦比亚的低帮徒步鞋,之前从来没有穿过。赶紧拿出来磨合下,崇明森林公园、闵行体育公园加上一些平地徒步,总共大约走了20-30公里吧,整体上只要不下雨,走走清凉峰这样强度不大的路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好处是大底比较硬,花纹也合适,走起石子路不会太痛;鞋头和鞋面看起来都是加强过的牛皮和橡胶,比较坚固,防泼水。缺点是低帮鞋对脚踝保护不够,另外容易走路甩起来的小石子带进鞋子,每次休息时需要脱鞋清理。

早起,吃饭。跟老板打听好线路,(也许我的接口跟别人不一样,其实听的时候,我就没怎么听得进去,刚一出门就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挑大路走)就踌躇满志的出发了。为表重视,我特地跟老板借了一根棍子当登山杖。后来证明省力多了。

帖子原文(因篇幅原因有删节)参加人员:CB,花花,Maint,阿敏,阿波,jiyu,echo,Tree,午夜红茶,大尾巴狼,乔儿,纵横,Rocky,飞飞,boye,gwtie,没事瞎逛,Giant,georgexie,铁守,铁守的三位兄弟姐妹(小强,杨华?王洁?)

女朋友提出要我练习下攀岩,我在最后时刻退缩了。一方面也是觉得清凉峰应该不需要这样的技术吧。当然,后来发现,技多不压身啊,呵呵,此乃后话。

开始一段还在人类活动的范围内,山路流用了田埂和梯田;后来,渐渐的远离了人烟,路就只有A4纸这么宽,而且有些地方还借用了峡谷和小溪,真让人有点担心是不是走错路了。对比GPS路线和昨天拍的等高线地形图,发现我才走了一小段,完全无法判断是否走错。于是一狠心,就沿着大路走,大不了原路返回。另一个不利于我的事情是,天气阴沉,虽然不算下雾,但能见度也就几百米,后来下山时天晴,能看到好几座大山,上山的时候却一点影子都没有看到。

1月10日,周六,天气阴,大雾。6:30起床,早餐,分配帐篷,8点出发……11:00,后队到达小石屋……但是铁守,giant等六人先行向野*垱方向进发。12:30,所有的人抵达野*。此时天气更加阴暗,雾也更大,并开始下雨。休整,简单午餐,除了铁守同志留守外,其余22人分为两队,一队轻装登顶,然后原路下撤至野*扎营;另外一队山顶扎营,第二日择线下撤,两队相约龙潭酒店碰头…………15:00以后,我几次应花花要求,告知前队的Maint,令所有前方的野*队员立刻下撤……很快,小强,杨华?,王洁?,giant等四人也下撤到此处。我继续向上,路上碰到gwtie、georgexie和没事瞎逛。估计他们碰到花花的时间应该接近16:30。而小强,杨华?,王洁?,giant四人先走一步,一路沿原路往回狂奔,匆忙中不辨方向,在三岔路口顺着惯性,也错误地走上了前往银龙坞的小路,等他们自己发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意欲返回,不幸迷失方向。结果是,四人又经过三小时徒步和三小时溯溪后,相拥而坐,熬过了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

向导

随着路程的深入,发现我的行进路线符合昨天的地图,首先要绕过一坐山,到达一个垭口,再从垭口上山顶,沿着山脊就到清凉峰了。可是一路上的困难也是重重,海拔的提升就不说了,由于只有当地人和驴友过来,路况不怎么好,有些地方需要踩着石头过小溪(石头上特别滑),有些路段只是3根木头,有些路段有大石头拦路,真的需要四肢“爬”过去。除此之外,一路上走几步就有蜘蛛网拦路。随着海拔的提升,植被也由一开始的庄稼、小树,变成了松树,再变成芦苇。

第二天一早,登到野*旁一无名山顶欲打电话到山下求救的铁守和另外一支杭州队伍的向导意外地听到小强的叫声,大约7:00左右,经历了无数焦虑恐惧饥饿冰冻疲劳痛苦但却不屈不挠的四位新人终于胜利返回大家庭。“求救的铁守和另外一支杭州队伍的向导意外地听到小强的叫声”———就是说这支上海登山队曾经和杭州的一支登山队在清凉峰上相遇过!!

户外运动最重要的安全保障之一恐怕就是认路了。我不会使用GPS、不会看带地图的等高线,指南针对我也只是能看个东南西北的大致方向。所以,认路的工作就完全交给向导了。虽然,这些基本技能之后还是要补课学习的。

总之,两小时之后,我来到了垭口,此处有破旧的小木屋一间,表示到目前为止路线完全正确。接着沿着旁边的石板路上山,此处山顶有一处沼泽,天色超好。

而从后面“没事瞎逛”跟帖内容看,这支杭州登山队就是出事的队伍!!!

去银龙坞之前我就和章老板进行了沟通,包括是否需要头灯、携带净水器之类的细节。也敲定了请一名向导全程陪我上下山的事情。到了以后,章老板才告诉我,由于他要去镇上准备第二天三夫另外一支走三尖的大部队的物资采购,向导的工作就交给了他的小姑,并再三强调,他小姑也是经常带人上山的,让我放心。但无论如何,从一个青壮年向导换成一个60岁的老阿姨,我心里多少是有些惴惴不安。虽然结果是章阿姨也非常给力。

山顶沼泽

网名:没事瞎逛级别:老站友来自:上海发表于2004-01-1215:01:28我们成功返回了,杭州的四个人不知怎么样,他们当中的一个人在十几秒内突然失踪,等我们在银龙坞上车时那个人依然没有消息。以后再去清凉峰一定要在三岔路口做个指示牌!!!

2.携带物资

接着就在山脊上前进了。虽然是山脊,但也在松树林中,完全看不到周边山谷的状况。途中遇到4个从安徽方向来的小朋友,他们昨天在野猪堂被护林员拦下,凌晨3点天不亮趁护林员睡觉偷偷溜上来的。后来我在下山的途中把他们一起收编了。

昨天晚上,记者看到上述内容后,一直和“求索户外”网站联系,希望能了解到当日发生的情况,但一直没有联系上。

关于携带的物资,主要出于如下计划的考虑:

最后轻松到达清凉峰,只是天气不好,全是雾,找了好久才找到1787.4的牌子,也看不清周围的状况,就抓紧时间下山了。

记者注意到,在“求索户外”网站的论坛新帖里有一个“[注意]杭州山友情况!!!”的帖子,但该帖无法打开,点击后的答复是:“无法读取该帖子的数据,可能已经被删除了!”

1)当天往返-不需要宿营物资

清凉峰指示牌

清凉峰简介:

2) 1顿午饭,一些路餐补充能量

测绘柱

清凉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位于临安市境内,浙皖交界处,杭州至黄山的黄金旅游线上,东面与天目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遥遥相望。总面积11252公顷,主峰清凉峰,海拔1787.4米,为浙西第一高峰,素有“浙西屋脊”之称,并享有“天堂之巅”的美誉。

3)水 - 山上可以补水,但是没有过滤器不准备煮沸所以安全性不明。章老板说当地人登顶1个来回只要带2瓶矿泉水就可以了;我的向导章阿姨只带了1瓶脉动瓶子冲泡的茶水。我带了3瓶矿泉水,用水袋灌了2升脉动,结果还在路上喝了2瓶山泉水,下撤到最终的1000米的时候水还是喝完了。

山顶的能见度是这样,遗憾,看不到好风景

清凉峰地处中亚热带北缘,区内山脉呈西南———东北走向,地势高峻,复杂多变。

4)应急物资-除了常规的急救急用物料,额外包括如果向导失踪(没错,我还考虑了如果向导失踪自己走出山)用的路标。

下山比上山难,好多地方都不知道刚刚是怎么上去的。特别是比较滑的大石头,摔了两次屁股着地,后来就减速,确保安全了。

登清凉峰,被驴友(网上对户外运动者的昵称)公认为“江浙十大徒步路线”之首:

具体使用情况可以参考下面的表格:

远远望见浪广公路

路线一(即驴友们所称的经典路线):从安徽绩溪县坐小面包车到伏岭镇逍遥河水电站,开始正式徒步徽杭古道;上行500米到“天下第一关”,到达黄茅培;继续走约10分钟,过一座石头桥,到下雪堂、过绿井村,约走半个钟头坡度30度的小路,到达上雪堂;过山腰小路到野*、再翻越3条横向山脊看到清凉峰北坡(登顶);下撤到野*垱、永来村、浙基田村、昌化、坐车到杭州。

图片 1

大约12点半下山完毕,等车去昌化,然后等车去杭州回南京。

路线二(即驴友们所称的传统路线):

图片 2

出去野,是会上瘾的。

杭州站至龙塘山保护站(晚宿龙塘山)。登顶清凉峰,从另一侧训练路线下山,翻过五道山梁,到达已废弃的野*草药培植场盆地出水口,进入溪流地带,下到潮湿的溪流中,通过巨大的石坡,下到茶园小路,再抵达昱岭关,到昌化,前往杭州。

图片 3

2002年和2003年户外运动遇难事件

图片 4

●2002年5月19日凌晨4点左右,深圳市两支由市民自行组织的登山队,在龙岗区七娘山因突遇雷雨被困山中。深圳龙岗警方出动500余名民警及消防人员进行救助。到下午3时左右,共有50人遇救。到晚上10点30分,两名遇难者的尸体被发现。

这里有一个最大的问题是:

●2002年8月5日,深圳网友自发组织的一次穿越海岸线的活动,一名登山者不幸坠崖身亡,成为继当年5月19日深圳七娘山自发登山活动发生两人死难事故后的又一起惨剧。

当向导帮你背包而走的比你快的时候,意味着,你实际上什么都没有。

●2002年8月13日,北京大学登山队“山鹰社”在攀登希夏邦马峰西峰过程中,5名学生遇难。

我曾经反复考虑过,再带一个小包自己背,带最基本的水和能量棒。但由于一开始认为自己可以背包上山,所以最后一刻我把小包放在了营地。这个计划的隐患在最后时刻险些造成问题,后面我会详细说明。

●2003年8月2日,福建登山者黄挺前往德清大化山自助登山失踪,福建省以及各市登山队和各登山俱乐部自发组织多支救援队伍前往搜救,8月8日,在深山中找到尸体。

3.攀登过程

●2003年8月23日,杭州山水天堂网(一网上户外运动俱乐部)成员“小尹”在桃花岛户外运动中溺毙。

进山

0500 起床热身

0600 早餐(除了农家面条,我增加了半个午餐肉罐头)

0630 出发

0730 背负过重,将包交给向导章阿姨

0930 到达东岙头

1050 登顶

上升过程中前1/3比较难走,一是上升比较迅速;二是有些涉水和爬石的地带需要小心;三是道路右侧山谷较深比较陡峭。好在章阿姨能够一路指点及协助。

中间1/3道路是最好走的,全部是铺有石板的上升台阶。章阿姨非常不喜欢走之字形的台阶,基本上是中间找路直接切上去的。章阿姨把这段几千级台阶叫好汉坡,但貌似与传统线路上的好汉坡或者叫绝望坡不是同一处。(呵呵,中国叫好汉坡的山坡至少成千上万吧。)

最后的1/3距离比想象中好走,基本上是密林中的小路。小心竹子与灌木弹脸,小心脚下碎石及淤泥滑到就可以了。

距离顶峰有30分钟左右时候路过一条小溪,章阿姨主动说这里的水质很好,可以灌装。我上山时候灌了一瓶,喝完也没有什么明显问题。下山的时候由于过于乐观,觉得应该比较快能到山脚,就没有再装。结果在一次休息中遗失了一瓶水,然后水就不够了。

登顶

照例环拍之类。还去看了一眼从西岙下山的道路和南山脊的情况。在山顶遇到了走西岙上山的4位当地游客。吃了4根荷美尔早餐肠作为午饭。将上山时装进背包而没有拍摄的gopro装好,穿戴护膝,开始下山。

山顶除了蜜蜂就是苍蝇—是在太脏了。和露天垃圾场一样,加上天气开始变热,食物垃圾开始腐败,请大家自行想象。

山顶移动信号非常微弱,但偶尔也有。

下撤

下撤比想象中难。

最初的1/3和石阶路的1/3没有难度,只是消耗比较大的体能,其中膝盖及小腿消耗最大。到了最后的1/3我明显体力不支,下降速度越来越慢,一些上山时候不是特别难走的路段也是反复确认,慢慢通过。在横切一些岩石路段的时候,磕伤了右手食指指甲,划破了手背。

直到最后3000米左右距离,已是龟速。而且出现了头晕,眼花及轻度恶心的情况。我自己判断应当是血糖不足的结果。在最后1000米距离时候,终于和先走一步的章阿姨汇合。我坐下休息。先请章阿姨帮我灌了一瓶山泉,然后就这能量棒吃了半根,明显有了好转。为了安全起见,我再请章阿姨先回营地,向老板要了一瓶雪碧(本质就是常温的糖水)。月20分钟以后,老板亲自带着雪碧来到我休息的地方,我基本上已经缓了过来。老板还很nice的把车开到了路边,最终,我们在完成最后500米的下撤后,坐上了他的车,完成了最后300米的水泥道路,返回营地。

我们1150离开山顶,1630才回到营地。耗时4小时40分,比上山时间还长。据向导章阿姨及老板描述,我上山基本上属于平均速度,但下山比正常速度要慢了将近1小时。这还是东岙原路往返的结果,要是走相对陡峭的西岙下山,那是“天黑也走不到啊”

4.经验教训

1)体能第一向导第一量力而行

山,是靠人登的。

没有任何装备能帮助你在体能不足的时候完成上升,200块迪卡侬的背包固然不行,2万块的始祖鸟背包也是一样。

向导是辨认方向和道路的第一选择。当然,有可靠且高精度的专业GPS加上精密的地图和辨识方向的能力,这一条可以商榷。

量力而行。我丝毫不觉得请向导,最后请向导背包的登顶有所遗憾。这个是基于我个人能力的最优选择。登顶不是成功登山,回到大本营才是。登顶固然可喜,但我更加钦佩那些中途能正确评估风险而安全下撤的人们。

同样的,选择好天气登山也是量力而行的范畴。看到好多为了自虐特别挑选在冰雪天登清凉峰,穿鳌太、太白的同学们,太厉害了。这个也应该建立在自身能力及物资准备的基础上充分评估风险并留有冗余。像我这样的菜菜鸟,还是挑选好天气吧。

2)随身装备才是装备

在让向导背包的情况下,自己没有随身应急物资,最后路段让向导先走走到市区目视接触的地方。是我这次户外活动的最大失误。试想最后的低血糖情况如果不是发生在最后1000米,而是下撤的半途中,结果会是怎样?当然,章阿姨相当负责,在每一个相对艰难的路段会等我一起通过,但是原则就是原则,在户外拼概率是非常愚蠢的。

即使让向导负重,水+能量棒+基本应急物资是不应当离身的;向导不能让他离开视线范围或者说通讯可以达到的范围。

3)应当关注补充能量和水的节奏

最后导致困扰的低血糖去的出现,主要是由于在山顶午餐以及下降中路餐都没有怎么吃。导致最后能量不够。

进阶提升:

1)继续体能训练,综合有氧、无氧和负重;

2)学习使用GPS和方向辨识;

3)学习基本的攀岩;

4)进一步学习手台的使用

5)饮水,过滤器的问题

6)寻找并磨合一双合适的中帮徒步鞋

7)根据下一次徒步情况选用卫星电话

以之为记,我的第一次户外登山。

上山累个半死,所以没有照片,下山完全累死,但是有大约45分钟的GOPRO video,但是就没有什么照片了。

续写——发表于 2015-06-20 20:03

大家都提出说照片太少了。 老陈上山时候累个半死,就几乎没有拍照。下山时候彻底累死,也没有拍照。剩余精力拍摄了大约45分钟的gopro摄像。所以照片就很少了。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本文由旅游攻略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二〇一五青云山登上顶峰全程最详尽细节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