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黄山旅游,黄山屯溪宏村歙县周游攻略

- 编辑:必赢网官方网址 -

黄山旅游,黄山屯溪宏村歙县周游攻略

图片 1

图片 2(清晨的宏村南湖,水面上飘荡着雾气,像极了一幅水墨山水画。)

 

图片 3

图片 4(宏村村口的这棵古老枫杨树,枝叶繁茂,遮天蔽日,见证过多少人间苍桑?)

  行不远处,来到了南湖书院。南湖书院是一所传统徽派建筑风格的古书院,过去的宏村子弟都在这里读书,大多为普通人家的孩子。徽州人商学并重,信奉读书是他们人生的第一要义。我一进门便看到一个影画,上面用工整的书法字刻着《朱子家训》。书院历经世事沧桑,所保存下来的,只是原书院的一小部分,但只要一进书院,浓郁的文化底蕴就扑面而来。这大概就是中国传统私塾的韵味吧!

夜游宏村 我们抵达宏村时,已是晚上七点多,等一切安排停当,且填饱肚子时,已是十点前后了。尽管阴历六月廿九日的夜晚没有清朗如水的月色,但我们还是决定要夜游宏村。 夜,在乡村里来得格外的早,也格外的纯。黑黝黝的巷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个行人,而两边的高墙深院,更是不闻有人语声,只有“牛肠”――水圳里的流水在发出哗哗的声响,用手电照水面,竟有游鱼在逆水而上。沿着水圳走了不久,就来到一块较开阔的地方,有店铺还在营业,也有老人在外面纳凉。问其中一位老大娘,到南湖怎么走?老大娘很是热心,带着我们走了一截,然后又指了方向。和老大娘称谢道别后,走了不远,我们就发现这里似曾相识,仔细一辨认,原来是我们来时下车的村口。这时,已不见幢幢的人影,只有两株高大的古树,在昏黄的灯光下很是惹眼,我们用手电照看树上的标牌,才知道一株是红杨,一株是银杏。同行的小辣椒突然兴奋地叫道,“牛角!牛角!这两棵树是牛角!”。第二天,小辣椒的说法从导游那里得到了证实,而且我们还进一步知道,村里人办红白喜事,都要向这一对风水宝树讨吉利,嫁娶的花娇要绕红杨转三圈,而出殡的棺椁要绕银杏转三圈。 再往前走,就到了村外,黑魆魆的一片,偶有荧火虫飞过,一闪一闪的,煞是好看。而此时的耳际,却有了自然的歌唱,有蛙鸣,有虫吟,仿佛一首田园交响乐。黑暗中,有歪斜着的高大黑影,拿手电一照,原来是数人合抱的杨树,而树下就躺着静谧的“牛肚”――南湖了。一路上鲜有人迹,到了这里却多了起来,只是他们不似我们这般闲逛,却是成双结对地,沉浸在湖边清凉的两人世界里,叫人看了好生羡慕! 踏着湖堤上的石子路,散漫而行,清风徐来之际,有幽芬扑鼻,好似荷香。借着手电的微光一看,果然是田田的荷叶,临水照花,宛若仙子。微风过去,荷叶便婆娑起舞,翩若惊鸿,这绰约的风姿,刹那间也就有了万般的风致。有鱼在荷的茎蔓间戏水,使人不禁想起“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的诗句来。而青碧如玉的莲蓬,则状若铜铃,但见风过荷荡,却不闻有清脆的铃响。阳历八月,已过了荷花盛开的季节,然而也有少数不喜欢凑热闹的荷花,于“众芳摇落”之际,才“独暄妍”,占尽了这满塘的风情。夹于荷叶之间的,是穿湖而过的一道长堤,堤上有石拱桥一座。要是白天,立于桥上,摇曳的荷叶便落在脚下,使人会有凌波微步之感,而桥又是湖上的最高点,站在桥上欣赏四周的风景,恰如诗人卞之琳所写:“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想来定当别有趣味! 可惜的是,当晚的夜色是漆黑如墨,倘若有薄如蝉翼的月光,轻笼着南湖,想一想岸边那参差斑驳的树影,水中那华盖般婀娜多姿的荷叶以及对岸朦朦胧胧的村庄,那一定是虚无缥缈般的梦境了,于是就可以站在湖心的长堤上,一边缓缓地行,一边轻轻地吟诵着朱自清先生名篇――《荷塘月色》。 逛完了南湖,我们该返回了。夜色下,我们也不知道往哪里走,但好在有旅馆里老板娘的叮嘱,只要逆水而上,就能找到我们住处――居善堂。依旧是小巷,是高墙,但已不是来时的路,就是这一差别,竟将我们引到了本没打算去的“牛胃”――月沼。不期而遇的相逢,叫人有点欣喜!可黑暗中,我们并不见月沼的真容。不过,在那里还是遇见了一件有趣的事,有几个男子和一个女子,在月沼的两边对歌。歌声很美,没有音乐做伴奏,却有了山野的纯朴味。月沼四周皆是高墙深院,有极好的回音效果,况且此时又是夜阑人静,于是那歌声便在水面上空,盘旋历久,余音袅袅。 回到居善堂时,已是十一点多了。当时,还见老板余先生在庭院里和几个青年在聊天,可等我们一切都妥当后,却已是人去院空。这样的夜晚,我们远离尘嚣,在乡村纯粹的寂静与黑暗中,或躺在竹椅上,或坐在石条上,喝着茶,聊着天,便仿佛是回到了久远的童年时的夏夜…… 水墨宏村 宏村是一幅水墨画卷,其美,美在色之淡雅,美在水之灵秀,也美在意境之高远。它有大写意的潇洒,也有工笔画的细腻;它是娴静的,又是灵动的;它不惊艳,也不媚俗;它简约而不简单,繁复而不繁杂;它幽深而不晦暗,狭窄而不逼仄。它是如此的恰到好处,添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与四季时令,与远山近水,相和谐,相辉映。 水是画卷的灵魂。它涵养的是气息,流溢的是韵致,孕育的是灵性。九曲十弯的水圳终年潺湲,流过家家户户,有背驼如弓的老人在圳上浣洗,古巷里回荡着清脆的捣衣声,而岁月便在这捣衣声里被漂洗发白;月沼是静美的,平滑如镜的水面,倒映着黑白芜杂的高墙,也倒映着蓝天白云,这天光与水色,这粉墙与黛瓦,便在宁静安详中融为一体。偶有鸭子戏水,打碎了镜面,有了晃动的波痕,于是水中的倒影就有了恍惚的神韵。 村外的南湖,这一片并不大的水域,可傍着这样的村庄,就有了开阔的气象,就有了深远的意境。湖的前面是空旷的田野,而远处则是绵亘起伏的群山,若立于湖畔的高楼,极目远眺,当会思接千载,神游万里;若立于湖的对岸,再向村子的方向望去,依旧是粉墙黛瓦,依旧是黑白分明的简洁线条,可映在南湖里的倒影,就有了绵延的气势;村后蕴含氤氲之气的青山,也恬静地铺展在湖面上,成了这幅山水画卷的粉底;村中不知谁家的屋顶,有炊烟袅袅娉娉地升起,给这静谧的湖光山色,凭添了几分生动和流韵。湖中长堤两侧的荷叶,婷婷玉立,每每风起,便摇曳生姿,清香沁鼻;而岸边的杨柳,则碧丝千垂,又好似长袖善舞。 南湖其实形如弓,弓弦是村庄一侧的直岸,弓背是弧形的湖堤,而贯穿湖心的堤坝,则是箭矢。箭矢引而不发,瞄准的就是那层峦叠嶂之外的世界,那些从宏村走出去的士人或商人,就是散落在外面的箭头。而坐落在湖边的南湖书院呢?该是最初的弯弓搭箭的人了吧?! 建筑是画卷的主体。宏村这一幅水墨丹青,要是没有了那些建筑,水,它的灵魂也就无处安身。这里的建筑,从外形上来看,几乎不用曲线条,墙是高大的直起直落,檐是不做翘曲的横陈,即便是马头墙,虽高低错落,层次分明,却仍是直来直往,于简约中见大方。色彩呢,也许有些单调,不是黑的瓦,就是白的墙,而黑与白在历经岁月的风吹雨打之后,就有了斑驳的痕迹,就有了沧桑的气息;而谁家的墙头,爬满了绿央央的青藤,或竟开了灿烂的黄花,于是这一点的绿和黄,就给这娴静的黑白世界添了几许生机与活力。 沿着古老而幽深的巷子,踏在发亮的青石板路上,循着古圳里的流水,穿家过户,那建筑里的细节就一一地向你展开了。“民间故宫”承志堂最叫人叹为观止的,就是其精美的木雕!你可以轻抚镂空的窗棂隔扇,可以欣赏横梁上精雕细刻的“宴官图”和“百子闹元宵”,也可以对着“渔、樵、耕、读”这四根木雕立柱进行沉思。承志堂的主人早已淹没在历史的风尘中,而这些艺术珍品却在百余年之后,散发出更加迷人的光辉!德义堂最妙的是水,引古圳之水穿堂入室,凿一水池,池中养游鱼数尾;又在池边砌一花台,台中植牡丹一株,寒来暑往,竟已百年,而红颜依旧,风流如昔。有人说,树人堂院墙中铺设的铜钱形图案,意味着做官的主人有价值取向的蜕变,但我却在想,是不是可以做另一种解读:铜钱外形的外圆内方,不正是中国古人的人格理想么? 文化是画卷的底蕴。徜徉在宏村,你可以处处感受到传统文化的浓厚气息。村子按牛形进行设计,是文化的,它渗透着人居与自然相和谐的风水理念;那些雕梁画栋是文化的,它们不仅是民间匠人的艺术结晶,也是徽州朱子理学渊源的体现;楹联,本就是传统文化的一支奇葩,而徽州民居内的古楹联,无论是处世哲理类,崇儒重教类,还是言志类,都将其文化的功用发挥到了极致;南湖书院自然也是文化的,但它更是传播与弘扬文化的场所,是宏村百年树人的根基;就连那些商人也被称为儒商,在科举道路上走不通的时候,他们选择了被当时社会所鄙夷的商业,而深厚的文化底蕴则使他们在商海的沉浮中,最终以智慧而取胜,称雄商界二百余年。 宏村,就是这样的一幅水墨画卷,在水、建筑和文化的融合为一里,成为了“中国画里的乡村”!

图片 5(这是宏村较有代表性的建筑之一,安徽的古村落大概都有这样的内容吧。)

图片 6

匆匆西递 下午三点半,我们准时坐上了去西递的班车。车上遇浙大一大一女生,一个人自助游西递、宏村,勇气可嘉!售票员郑先生是徽州文化的推崇者,极健谈,我们几个去西递的人索性将他围在了中间,听他用方言颇重的普通话侃徽州文化也是个乐趣。一个小时的路程,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了。 四点三十五分,车子停在了西递的村外。人刚下车,东西南北尚未分清,就有一群村妇和小孩围了上来,以十二分的热情向我们介绍各自旅馆的好处。计划中,我们今晚是要夜宿宏村的,可此时已近日落,古老的西递到底会是什么样子呢?会羁绊住我们前行的脚步吗?带着这些疑问,我们推辞了村妇的盛情,一个转身,就跨进了历史的故道。 跟着导游,在村中穿街过巷,在屋里穿堂入室,我突然有了很强的错位感,犹如行走在沧桑而幽暗的历史窄道里,一切时髦的喧闹的浮躁的仿佛都成了隔世的烟尘。 村口高大巍峨的牌坊在斜阳下拖着长长的影子,恍惚中还是旧时的风月;瑞玉庭的错字楹联①,不知是叫人感慨古人的智慧,还是反思今人的投机?桃李园里“青菜太守”黄元治②手书《醉翁亭记》的漆雕,当诲人于无声之中吧;西园的“松、石、竹、梅”的雕花漏窗,真乃稀世精品,令人叹为观止;大夫第“作退一步想”的石雕题额,恐怕更多的道出的是官场的无奈;敬爱堂里朱熹所书的“孝”字,不正是中国封建社会绵延数千年的文化基石么?履福堂里“第一等好事”的楹联③,展示的是封建文人解也解不开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情结;膺福堂门罩上“龙头凤尾”的砖雕,寄托的该是主人“善始善终”的期盼吧!而追慕堂,总使我想起孔子“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的告诫。可惜的是迪吉堂,因为去的时间晚,只好当面错过了。 当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点染着西天的晚霞时,整个村子便笼罩在一片幽微之中。走在光滑的青石板路上,听着脚下脆脆的声响,好似“点滴到天明”的苦雨,落在阶前;两边黑白斑驳的高墙,为小巷添了几分幽深和寂寥;纵横交错的马头墙,昂首驰空了一天,似乎有了一丝倦意;屋顶上袅袅升起的炊烟,使这凝固着的村庄有了生动和亲切的意味;村后的那条小溪,还在流淌着,仿佛诉说着数百年来无数的悲欢离合的故事。我突然觉得时间走到这里,就好像步入了一个迷宫,它沉迷于这样的街巷,只是来回不停地穿梭着,却再也不肯出来了,于是西园里的那口老井还一如当初的样子,依旧很丰沛,依旧很清冽,依旧被水桶反复地吊起,冲洗着平白而散淡的岁月。 西递被称为“中国明清民居博物馆”,和皇家建筑的富丽堂皇、恢宏壮观相比,我以为西递的民居是自然古朴的,是隐僻典雅的,也许少了几分威严,却多了几分人间的烟火。 整个村落隐于青山绿水之间,四周是清新的田园,远远望去,灰白的墙,黛青的瓦,不矫饰,不做作,与自然环境相和谐,线条是极其的简洁洗炼,平实朴素中透着超尘拔俗;可进入到民居的内部,却会发现,无论是住家的民居,还是祭祀的宗祠,无不遵从儒家伦理,笃守古制遗风,讲究风水理论,追求古朴厚重;墙上只开小窗,靠天井采光,不仅合“暗室生财”、“四水归明堂”之意,也造成室内光线晦暗,具有隐僻安全之感;而其典雅的风格,则主要体现在精美的“三雕”和屋内的陈设上,既精巧细腻,栩栩如生,又典正雅致,庄重高洁。 我很想留下来,在那些古旧的房子里,倾听一下来自久远年代的声音,可我们终究还是走了。匆匆地来,又匆匆地去,西递没有羁留住我们的脚步,我知道不是西递不能,而是因为我们本身就是过客,时间可以在西递徜徉,而我们却要在时间中不停地行走。 晚上,在打车去宏村的路上,我听司机说,西递的老百姓每年每人,仅能从门票收入中拿到三百元,我不禁惊呆了,三百元!他们拿什么来修缮和保护这些古老甚至有些破败的建筑呢?我忽然有些明白,村妇为何不遗余力地拉我们到她们家去住宿,但我不能明白,西递这先人留下的宝贵遗产,我们到底还能守用多久?! ①:错字联是:快乐每从辛苦得,便宜多从吃亏来。书写者将“快”字横折竖上的一竖,移到“辛”字下,变成一横,于是“辛”字就多一横;又将“多”字上的第一点,移到“亏”字上,“亏”字便多一点,其中所包含的哲理耐人寻味。 ②:黄元治,黟县西武黄村人,非书法名家,在任西安太守时,当地人称之为“青菜太守”,晚年归乡,房无一幢,田无一块,只得借住宗祠。桃李园主人将其请到西递讲学,并将其书写的《醉翁亭记》永久性悬挂。 ③:此联是: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第一等好事便是读书。

黄山屯溪宏村歙县周游攻略

  沿着水圳走,看到了敬德堂,这是一栋清代民居。整栋建筑的装饰比较朴素。走进大厅,看到厅堂的前后都有天井,两侧有厢房,厅内有方柱,据介绍这是宏村明末清初民居的代表。正厅的东西两侧各有六扇莲花门,工艺非常的精湛、雕刻的非常精美。东西厢房是户主的卧室,厢房窗子上有楼空雕刻的铜钱图案,也是不常见的精美雕饰。

图片 7(宏村中心的月沼,中间那幢有斜面屋顶的老屋,曾经代表安徽民居印上邮票。)

 

图片 8(拥有南湖的宏村,风光如此旖旎,怎不叫人留连忘返。)

   

四,在宏村在古徽州旅游,当然少不了寻访古村落。在黄山那一片,最有名的古村落当数宏村和西递。宏村和西递都归黟县管辖,如果说黟县县城实在无趣,什么看的也没有,那它属下的这两个村子可是赫赫有名,简直可以用振聋发聩来形容。到黄山旅游,几乎没有不去宏村或西递的。去宏村或西递都非常方便,可从屯溪前往,也可在游完黄山下来后就在黄山景区大门口旁边的长途汽车站乘车前往。我们是从黄山下来后直接去的宏村,这样可以节省路途和时间。从景区大门口有开往黟县的班车,途经宏村,每天下午3点半前,每半小时就有一班,车费13元/人,一直送到村口。宏村和西递这两处的风格相近,主要是看徽派民居建筑,选择去其中的一处就行了,看多了也会有审美疲劳。再说这两个古村落早已实行商业化运作,不能白看,进村是要买票的,80元/人,不过有效期10天,也就是说,如果你愿意的话,买一张门票进去后可在里边住上10天。我们选择宏村,原因之一是事前看过网友贴出来的照片,村口的南湖和石拱桥令我们印象深刻,感觉比没有水的西递更有韵味些;原因之二是本人去过西递,不想再重复消费了。实地看了后感觉宏村比西递强那么一点点,强就强在有水。据说宏村是仿照牛的形状修建的:一条小河包着村子绕了一圈,村里通向村外的四座桥算是牛的四条腿;从小河分出一条水渠,从村头进入,弯弯曲曲地穿村而过,是谓牛肠;牛肠沿着各家各户的门前,弯弯曲曲行到村的中央,注入一方池塘,那里就是牛胃,芳名月沼。这月沼既是村中心,老屋也最为集中,一色的徽派建筑,其中有一幢古建筑,曾代表安徽民居入选了《中国民居》那套邮票,名气是很响亮的。月沼的面积不小,而且水清如镜,在天气好的时候,蓝天白云和四周老屋将倒影投射到水中,真是美轮美奂。水渠出月沼后继续穿行,最后从村子南边穿出,注入南湖,这南湖就成了牛肚子。南湖比起月沼来要大上个十来倍吧,一条石堤从湖中穿过,连接村里村外,石堤正中有一座石拱桥。沿湖杨柳依依,绿树成荫,远山近树和水色天光衬托着古村落,让人有画中游的感觉。前边说宏村比西递强那么一点点,就强在这月沼和南湖上。听说现在西递也在村外挖池塘,大概是发现了这个问题,不想让宏村独享水色之美吧?不过效果到底如何,还得拭目以待啊。除了宏村、西递,现在黟县还弄出不少“古村落”用于发展旅游,例如南屏、关麓、塔川等等,虽说都是古村,不过比起宏村西递还是差了些。我们在宏村的最后一天早上,租了辆自行车骑行到附近的塔川村,村子很小,门票20元,除了村中一幢号称徽州第一木雕楼的老宅子外,实在没什么可看的。虽说那木雕楼也还象模象样,但要说徽州第一,似有炒作之嫌。其实看了宏村或西递之后,再看其它的,不过尔尔。如果到宏村或西递,建议住上一两个晚上,好好体验一下徽州的民风民情民俗,也享受一下城市里不可能有的那份清闲与宁静。这两处都有不少的家庭式旅馆,专门接待自助游的游客,房价也不贵。我们在宏村村后雷岗山下找了一家投宿,一个标间40元,卧室宽敞明亮,整洁卫生,带独卫、电视、燃气热水器,既安全又方便。吃饭也不成问题,可在主人家搭伙,也可在村内村外各个大小餐馆用餐,村外还有夜市,油炸臭豆腐是我此行吃过最好吃的。原只打算住一晚,结果第二天还不想走,又住了一晚。在村里住宿,出去转悠的时候一定要把门票带在身上,如果你转出村外,再进村时就要验票,管理很严格。宏村有很多的学生住在那里画画、写生,听说是学美术或建筑的,在白天还有很多旅游团坐车来观光,一波波如过江之鲫,所以一到白天村里人潮汹涌,甚嚣尘上,所有景点都是人满为患,因此要想清清静静的观赏游览古村景色,特别是月沼和南湖,好好的拍几张照片,最好是在清晨和傍晚,那时写生的、观光的还未到来或已离去,村里一派安定团结的祥和气氛,这时候才是我们体验古村韵味的最佳时机,推荐在古村住宿的意义就在此。

   

  宏村的村子入口,有条小河流,一座古老的石桥坐落其上。从古到今,不知道走过了多少人,它连接的不仅仅是宏村和外面的世界,更是历史和现今。进入宏村,便见到村口的两棵大树,听游人说,那叫“风水树”,枝干粗壮,要几个小孩子才能围得住。树下有偶尔走过的游客,不断在大树下合影和自拍。孩子们不顾细雨和疲倦,在树荫下追打嬉戏。我在一旁听有游客说:“风水树是中国乡村常见的景致,而宏村的这两棵树却有些不同。”但具体的原因,他自己也说不出所以然来,然后旁边另一人说:“这两棵风水树其实就是宏村这个牛形村落的牛角。”我听完后,顿感解惑,停留了一会,就奔着青石古道走了。

  直到离开村口,我的耳机里依然放着周杰伦的那首《青花瓷》,听着熟悉的旋律,用心感怀着它的每一句歌词,特别是对“帘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而我路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在泼墨山水画里,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这几句歌词最有感触,这几句歌词用在水墨宏村的身上,最恰当了。记忆里,淡淡的中国风就该是这个样子。

图片 9

   

图片 10

            『敬德堂』

  穿过西边的曲巷,不一会儿,我又重新回到了南湖,一切都好像意犹未尽,心里还是一如初入村时那么惊艳。此时的天空依然下着雨,天色渐显发暗,南湖对面的古民居在湖面的倒影,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水墨徽州若隐若现,黑色是它,彩色也是它。

图片 11

图片 12

  走出敬德堂,沿着较宽的一条巷子,穿过几条曲折的巷子,来到了月沼。关于月沼,可谓是早已如雷贯耳。宏村最美的景点之一就是月沼,也是电影《卧虎藏龙》里镖局的取景地,真是百闻不如一见那。它其实就是个半月型的小池塘,形状似是半弯月。旁边有一排民居环抱月沼,中心就是汪氏宗祠。月沼确实很美,湖水常年碧绿,沼岸四周有青石铺展,整齐有序。天晴时,有老人在岸边聊天,有妇女在浣纱,也有孩童在嬉戏。月沼沿岸的屋舍,还挂着成排的灯笼,每当夜幕降临时,灯笼亮起,月沼半弯月的倒影映照在水中,给人们浮现一片镜花水月。

图片 13

   

  日子在忙碌中入了秋,这个季节最适合与某座城市重逢,和某个故友诉说些过去的往事。但到了这个年纪,哪能再轻易就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除此外,也就只能在工作之余,用零碎的时间,去回想和记录先前的旅程。说起这么多年的旅行,最有意义的,莫过于今年的徽州之行了。有水墨乡村,有徽派建筑,还有二位良友。

图片 14

            『汪氏宗祠』

  走在南湖岸边的巷道,的确大有不同。整个村子,除了零星的几间小店,感觉就是一个客栈的聚集地,家家是客栈,每户都有客人。我继续绕湖而行,看到岸边的垂柳下和石阶边有很多写生的少年,他们也是南湖的一道亮丽风景,玲珑少年沿湖并排而坐,坐在自己的画架前,守候着水墨乡村的旧时光。一盘颜料、一叠宣纸、一副水墨画,专心致志地忙碌着。指导老师在他们身边走来走去,不时停留在一个学生身旁讲解着什么。看到这些,忍不住又想起了自己学生年代的时光,只是时过境迁、沧海桑田,我,早已不是当初的少年。

  我是个有古镇情结的人,每每行走在青砖、黛瓦、雕花的屋檐下,就有一种久别重逢的熟悉感,好似一种隔世的亲切感,古雅的文化气息也扑鼻而至。小时候看了很多中国古镇古村落的书籍,但却独对徽州一带的古镇村落最感兴趣,依山傍水、青砖黛瓦,有老宅古巷、有小桥流水、有旧庭深院,还有天井、牌坊和高低错落的马头墙。作为徽州文化的热爱者,我一直偏爱于徽派建筑。

  列车经过了祁门、黄山站,下站后我们改乘汽车去往黟县。当时天空正下着雨,我们路过了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地方,颠簸不已,这样的行程充满未知与惊喜。车上和我并排而坐的是一位老伯,年近七旬左右。开始以为他是当地人,便向他问起了前面的路况,没想到他回答的极为清楚和流利,后来才得知,他是徽州的一位常客,福建福州人士,是一位退休的大学教师,自退休后,夫妻俩人游历了大江南北。他们这次来徽州之前,已经在杭州西湖待了三天,游遍了西湖的五湖三堤桥。

   有人说:“人生好像梦一场,再旖旎的风光,都会成为过往。”我很庆幸,在最好的年纪,来到了最向往的地方。江南之美,美在徽州,徽州之美,又岂止那山与水。从没有几个地方,既安静又简单,没有华丽的彩灯,只有白墙黛瓦,却能让人很容易地走进水墨画的意境。

 

              『南湖』

  我沿着水圳,跟着它穿堂过屋。来到了一处旧庭院,看到户主将水圳引入到了宅内,在他的院子里,有水井,还有一个鱼池,鱼池旁还有一个花圃和菜地,村民利用水圳的水在家养鱼和浇灌花木、菜地,这个真可谓是源源不绝的“家庭自来水”。水圳除了可以生活饮用、洗菜洗衣、居家养鱼和浇灌花木,还可以用来灌溉农田,而且最后还能再形成湖,在一个村落里,真的太神奇了。当然,更神奇的是,顺着水圳,走在村子里都不用担心迷路,因为沿着路边任何一个水渠走下去,就是南湖了。

  去往宏村的路上,我和小慧子还有王先达在同一辆车,也就是这次,让我们在未来的三天之行都走在了一起。不到半小时,列车到了宏村外面,我打了客栈老板的电话问路况,客栈老板主动过来接我,然后去了他家的客栈。客栈是提前订好的,是一栋明清年代的古民居,也是老板自家祖传的老宅,名副其实的古建筑。客栈一共有三层,三楼可以看到宏村的全景,整个房子的装修以徽州的传统风格为主,古意风格中带有现代元素,我非常的喜欢。掌柜的也非常的热情,还给我指点了周边的景点还有游玩顺序和路线。拖着疲惫,卸下行李,趟床便睡起了觉,三个小时后,起身奔着宏村的景点走了去。

             『入村』

              『月沼』

             『水圳』

  在古代,由于山地众多,农田极少,大多数的徽州人家无法养活自己的子孙,男孩子到了十三、四岁就会外出学徒,学不成不能归家。这就是古代闻名的“徽商”的起源了,正因此才有后来那句响誉天下的“无徽不成商”的赞颂,清代著名的富商胡雪岩就是徽州人士。

  这次所去的徽州,地处黄山余脉,被重重的山岭所环绕。七山二水一分田,山深不偏远,是徽州最显著的地理特点。这里山水相依,淳朴宁静,白墙黛瓦的古村落隐于山水之间。汤显祖曾说:“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多少年了,我始终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解读这首诗,总觉得汤显祖与徽州之间少了些许缘分。如果说“一生痴绝处” 是一种向往,那“无梦到徽州”无疑就是一种遗憾。 才华横溢的汤显祖,一生多梦,却唯独梦不到徽州。

  男人都外出打工了,最可怜的就是徽州女人了,书上说,徽州有“一世夫妻三年半”的说法,说的是做徽州人的妻子,一辈子只有3年半的时间是在一起的,这话经过很多学者的多次考证,证实了所言非虚。三年半之外的时间,徵州女人只能是独守空房,常年在门庭前倚井盼归堂,也不知在多少个夜里,泪湿衣裳。那些自小离家的男人们,在外打拼到年老,等到老来,发迹的商人们会返乡盖房,目的是光宗耀祖,其结果就是造就了徽州著名的民居文化。所以时至今日,游客来到徽州还能随时见到漂亮的马头墙民居,这就是那些返乡的徽商和养老归宗的官家人物留下的遗迹。

             『老伯』

  三个人,一起聊着天,走进了古巷深处,重走了一遍小巷、老宅、粉墙、溪流、月沼、古树。漫步在宏村的古巷中,体会印象中逝去已久的慢生活,远离都市的繁淆,看微茫的烟雨,看湿了的黛瓦,和老了的砖墙。我们走进了其中的一个高宅大院,它的门楼极其高大宏伟,门楼上的屋檐有砖雕,有石雕。问候户主后,我们进入了大厅,大厅里有一个“四水归堂”的天井,檐角全部向内,每当下雨时,雨水几乎全部都从石板缝隙排出。步入厅内,里面雕梁画栋,横梁、柱子、门窗,无不是木雕装饰。户主一家四口在悠闲地玩着麻将,丝毫不在意我们这些游人参观他的宅院。

图片 15

图片 16

  走出承志堂,来到外面,天空又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有当地的农妇迎面走来向我问起要不要雨披?我看到众人皆披着雨披漫步在古巷,也立刻买了一套。收起雨伞,换上雨披,继续漫步在路上,听着雨滴声,穿行于两人并排宽的清幽小巷。

   向往徽州六县,是自己多年的一个心愿。徽州的迷人之处,大概都在那些山水秀丽、与世无争的恬静古村落之中。而西递宏村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古村落,它们背倚秀美青山、临水而居,炊烟袅袅。村子里的河流沿村穿户,整个村落有数百幢明清时期的民居建筑静静伫立,鳞次栉比、井然有序。这次我所去的是宏村,黟县里一座奇特的牛形村落。这里既有青山田野,又有水乡村落,素有“中国画里乡村”的美誉。

图片 17

             『出发』

图片 18

   

  走出宅院,我们去了一家尚饮店,三人一起喝着茶,谈论着人生、聊着各自的生活,举杯清茶道着魏晋唐宋。良久,天色昏暗已是黄昏,走出尚饮店去了宏村工艺品市场,在一家徽州小店品尝了当地的特产“毛豆腐、雪菜、乌冬面”等等,吃完后,一道走出了宏村,结束了曾经梦了许久的宏村之行。

             『承志堂』

            『黟县』

  抬头,可以看到大厅里两个前后并列的天井,它即可通光,又可通风,还可以排水。天空落下的雨水,滴落在青石路上,迅速通过石板和石板间的缝隙排出去了。但是,也看到,皖南湿润多雨的天气,加速了这些木雕、木梁、木柱的腐朽。我很庆幸,能赶在这个时候,在这些古建筑还没有完全破败的时候,来到这里看它们。

 

            『南湖书院』

图片 19

  我到达月沼时已是下午四点多,天空的雨在这会儿越下越大,但丝毫没有影响到我的兴致。雨天,对于旅游来说,绝对不是令人喜欢的天气。然而对于这多情多雨的徽州来说,这又实在是一种奢望,这里的阴雨天气总会给人一种身临仙境的遐想。雨后的月沼,特别的妩媚,有很多扛着高大装备的摄影人,慕名来到这里,有的支好架子,有的半蹲半卧,在以不同的姿势和角度来拍摄月沼最美的照片。

  沿着村口的青石古道,走入里面,映入眼帘的是小桥流水人家的画面。我看到了一个湖,它叫南湖,万物灵动皆因水,在这个江南水乡,宏村的南湖就是这个村落的灵魂。南湖很大,它是宏村标志性的景点。湖上有一条长堤贯过整个湖面,湖的东侧有一座拱起的石桥,名叫“画桥”,当年电影《卧虎藏龙》里周润发饰演的李慕白便从此桥牵马而过。画桥与湖面的倒影相望,形成完美的一个圆。西边的一侧有错落有致的民居,岸边两侧有荷花。我顺着路口前行,不远处有一棵行将就木的古树,历经了岁月和风雨的摧残,躯干倒在了湖边,烟雨抚过它岁月的伤口,静静地听着它见证过的小村的故事。

  待到来年、春回旧地,期待徽州三月的油菜花开,如果还有机会,就再赶赴一趟徽州,去一个幽静的古村落,在一处旧庭深院,饮上一壶自己沏的茶。    

                  书于2016年10月(原创)

  这种原始古朴的生活,一直都是我脑海萦绕许久的向往。也不曾想到,还未看过江南的小桥流水,却意外迷上了徽州的水墨乡村。徽州的古村落虽不似江南古镇般柔情似水,却自有徽州文化的迷人之处。依山傍水,炊烟袅袅,有小桥,有流水,几乎所有的古建筑都雕梁画栋,翘角飞檐。

 去宏村是临时决定的,没有带太多行李,没有看旅游攻略,一路轻装简行,直奔徽州黟县宏村。靠着一张安徽地图点点看看,寻觅着藏在徽州群山里的秘密。时令,正值烟雨时节,在我决定去往徽州之前,南方已是一片烟雨绵绵的天气。其实,我心里是暗自庆幸的,江南嘛,就该要点烟雨的范儿。我庆幸来时是雨天,是淡季。烟雨里的宏村,游客一定会很少,最重要的是,我可以亲身体验到雨天里的水墨宏村画境。

  行走在村外,天空依旧细雨潺潺。在这座烟雨氤氲的小镇,有个如画的乡村,的确是件很美妙的事。西递宏村、木坑竹海、屯溪老街、南屏呈坎,这些古朴的山水村落,青砖黛瓦的徽派建筑,都是只一眼便难于忘记。那里的小桥流水、旧庭深院、亭台楼阁,皆是满目的诗情画意。但愿,经年以后,徽州的风景依旧美丽古朴,有小桥、流水、人家,没有夕阳、瘦马、没有断肠人。

  再次游走南湖,未料在白墙黛瓦旁,突然与小慧子、王先达他们不期而遇。汽车在宏村下站时,不经意间和他俩走散了,也不清楚他们是几点入村的。我独自走在青石古巷的时候,注意着身边的每一个行人,期望能在转瞬间再遇到他们,最后果然还是遇到他们了,太喜欢这种感觉了,犹如他乡遇故知。见到他俩是在南湖边上,紧接着又和他们重新绕着南湖游走了一遍,然后经过石拱桥,走进了民居古巷。

  南湖书院走出来,沿着小路,继续行走在村里。村中小路,都由长条形的青石板铺成,在路上,我看到家家户户的大门旁都有一条水渠,我看了一下地图,原来这就是宏村著名的“水圳”。水圳沿途建有无数个小渠踏石,我看到有村民在这里洗菜,也有村民在这里洗衣。我兴致地看了下地图上水圳的标识,只见这条水渠曲曲弯弯、环环相连,穿越一排一排的民居,在村的中部形成月沼,又在南部形成南湖,由此构成了宏村这座水乡的独特风貌。

  南湖古民居旁,荷叶升出水面,我沿着长堤小道,踏上岁月斑驳的画桥,进入村口。抬眼望去,一幢幢民居古宅,鳞次栉比地密布在青石街道的两旁,一派粉壁黛瓦。低头看,平静的湖面,倒映着白墙黛瓦的房舍,那水中的马头墙,依然高低错落。房舍两邻朱漆斑驳的小轩窗,和积满青苔的狭窄曲巷,都一一见证了曾经的辉煌,也记下了它历经的沧桑。最令人欣喜的是这倒映的湖光与空蒙的山色一远一近,相映成趣。

              『客栈』

  去往徽州的列车开了整整一夜,路途上也不觉得怎么辛苦,兴许是因为即将到达的目的地,而忘却了所有的疲惫。和小慧子不约而同在同一辆列车上,我们是从同一座城市去往另一座相同的城市。第二天清晨,列车开进了徽州境内,浓郁的徽州元素扑面而来,青砖黛瓦白面墙,回廊挂落花格窗,高低错落的马头墙,统一的朝向,统一的格调,呈现了沉淀千年的徽派建筑风格。所有的景色就像山水国画一样,只有浓墨,令人神往。

 

  走出了月沼和汪氏宗祠,我来到了承志堂,承志堂是宏村的第一豪宅,来宏村的人总要去看一看承志堂。宏村中古民居数以百计,保存最为完好的就是这里。据说,这里本是清代盐商的私邸,院落非常大。它的外观在数百幢鳞次栉比的古民居中并不是最显眼,但内部却是气势恢宏,另有乾坤。正厅里的横梁、斗拱、和窗棂上的木刻,工艺极为精细。它的院落也非常大,庭院的构建非常有深意,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有说不完的故事,每一个角度、每一个房间,都能感受到独有的特色。

图片 20

  除了徽派建筑,徽州还让我极其赞赏的,莫过于徽商了。记得徽州有句谚语说:“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这是古代徽州的一个真实的写照,在旅游者看来,会觉得徽州山青水秀,黄山、齐云山,四处都是风景,还有着“无徽不成镇”的美誉,可对古代徽州人来说,这里真可谓是穷山恶水。

  这灰色的天空,水墨色的砖瓦,朦胧的古宅,外加这场烟雨,俨然像是在一副泼墨山水画里。雷岗山下的宏村,走过秦汉的明月、历经唐风宋韵,和明清的兴盛,像极了一群古代女子,依偎在青山脚下,缭绕的云雾弥漫在徽派建筑之上。这轻烟淡水、杨柳垂依、风景如画的水乡,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和浮躁,置身于此,恍若置身于世外,怎能不让人不为之陶醉呢?安居于此,小桥、流水、人家,都将是真实梦境。

                     文/虔州青年

   绕着月沼来到了旁边的一排民居,这里是汪氏宗祠,也叫乐叙堂。汪氏宗祠是宏村当地汪姓的祖祠,建于明代,大概是宏村最老的一栋建筑吧!大厅里有七间房,中间有天井,宗祠坐北朝南,正好位于月沼的正北方。它的周围地势比较空旷,是个晾晒衣服和肉类的好地方。生活在这里的村名,在白墙黛瓦连成片的古建筑里,一如百年前的时光,每天从早到晚,悠然自得地生活在这里,真的是好幸福。民风,淳朴的让头一次来的人都难以置信。

图片 21

图片 22

  在车上,我们整整聊了一路,从五岭之南聊到戈壁大漠,从天山以北聊到喜马拉雅,一路非常开心。后来才知道,他所去的目的地是南屏村,也是一个徽州的古村落,比去宏村要近,最重要的是,那里还不曾被开发,能看到古老的徽州古民居,而且只需一两小时便可游玩。听完他清晰的描述后,我满口答应,但我表示要先去宏村的客栈卸下行李,然后再去,他也表示答应。很快,车子到了黟县汽车站。我们下了车,听到他在招手向我说:“我们夫妻俩在南屏等你。”我面带笑容地点了头,转头就走了。后来,因为时间的关系,我最终没有做到,直到现在想起,内心还是有点过意不去,毕竟,人家是长者,且这么热情、诚恳。

图片 23

 

   

 

 

   

本文由生活视点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黄山旅游,黄山屯溪宏村歙县周游攻略